疫情会催生花卉租摆新趋势、新模式吗?

2020-07-19 12:07:17 浏览 : 130 来源 : 世豪阳光

返回列表
导读
绿植,特指中大型盆栽,是租摆的重头产品。中国花卉租摆产业联盟主席汪涛判断,此次疫情对花卉租摆影响时间至少一年,即使疫情过去,人们异地采购的欲望也会降低,形势倒逼绿植走上线上。深圳心蕊园艺董事长、芳村花...

绿植,特指中大型盆栽,是租摆的重头产品。

中国花卉租摆产业联盟主席汪涛判断,此次疫情对花卉租摆影响时间至少一年,即使疫情过去,人们异地采购的欲望也会降低,形势倒逼绿植走上线上。

深圳心蕊园艺董事长、芳村花卉圈创始人周杰,经营10年花卉租摆租赁后,深感生意越来越难做,一方面要降低成本,一方面把控要求越来越高,“绿植+互联网” 为大势所趋。

租摆企业,“绿植+互联网” 一直未成功,这是为什么呢?

钟爱鲜花创始人向少分析,绿植难以标准化是最大问题,绿植南方和北方市场需求不同,规格大小不同、栽培盆器也不统一。

再就是物流,特大盆栽和组合盆栽运输困难。

向少认为,只要实现“一件代发+产品标准化”,“绿植+互联网” 就可实现。

绿植租摆供应链环节很多,只要一个环节考虑不周,很可能失败。

汪涛说,绿植供应链有3到4个环节,生产端主产区在广东,还有海南、广西、福建等地,基地产品到达产地批发商处,再运输到销地批发商,最后到达租摆人手中,几个环节下来,加价率50%到60%。一盆绿植,基地出货价100元,到了租摆人手中则要200元左右甚至更高。

周杰在感受到租摆企业经营越来越难后,开始转攻绿植线上交易供应链,开发小程序,试图为租摆企业消减中间环节,减少材料投入,降低成本。

周杰想尝试的模式,是用“线上交易平台+各地服务商”,代替“产地批发商+销地批发商”,用透明的服务费代替各种加价,用大规模和高效率运作降低成本。

周杰说,从成本结构来看,物流成本和传统一致,不同之处在于线上运营地租会降低,人工费会降低,平均利润也会降低,最终产品到达租摆人手中,成本预计降低15%到20%。

对于产品标准和客户需求多样化问题,周杰考虑会用90%的精力解决90%的常规产品,其他产品线下沟通。“所见即所得”如何解决?周杰说,一批货一个照片,售完即下架。

汪涛指出,未来还可通过技术性手段实现“所见即所得”,如5G时代的AR技术。而对于标准化,则要平台发动力量来制定,并且不断推广和完善。

也有租摆人指出,新模式虽可行,但前提是成规模,如果规模小则成本会高于市场传统渠道,通过宣传推广改变用户消费习惯是关键。

对于租摆企业,还有一个需求,那就是“租摆业务+互联网”。

向少说,租摆业务是关系和价格的竞争,要实现线上,同样需要企业产品标准化,可推出套餐产品。对于互联网机会,要把握。

组合1.jpg

关键词:组织渐变 信息化 标准化

汪涛说,疫情之下,企业组织也在发生渐变,人与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独立,走向网络协同,传统办公方式和组织架构都会受到影响。

那租摆行业的组织架构如何呢?前进方向又在哪里呢?

何宏,昆明福之花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,从事租摆行业15年。他认为,以往只考核到养护部门经理,薪酬模式由部门经理制定,养花师固定薪酬,若要进行组织渐变,绩效考核需落实到每个养花师。

上海绿植园艺公司在组织架构上走在行业前列。据总经理项昌卫介绍,公司通过信息化软件进行远程管理,先考核养花师个人,再考核群体。公司的信息化软件对养花师有66项考核标准,如换花盆数、换花频率等,保证了员工和公司共赢,即养花师工资越高,企业成本越低,利润越高。

通过信息化考核管理,上海绿植园艺公司大大降低了换花率,做到平均5%到6%。养花师月均收入8000元,高的1.2万元。

公司管理软件做到全流程,牵一发而动全身,无论哪个环节一改动,其他数据全都跟着变化,直接关系到个人工资数据,也实时发生变化。

信息化软件还可以提供养花师的培训,项昌卫说,软件中有培训模块,有关植物习性的试题有100多道,还有关于服务沟通礼仪等试题。

项昌卫表示,没有信息化建设就没有团队的高效、数据的分析、合理的成本。信息化是必然趋势,但要在标准化前提和基础上开展。农业类企业的标准化,不只是产品标准化,而是所有行为的标准化、流程化、制度化、信息化。做到流程管事,制度管人,系统管理才能真正做起来,才能够做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。

对于租摆公司,在标准化、信息化的基础上,“平台+个体户”模式才能成为现实,而在未来,数字化管理和AR智能管理将成为可能。

组合1.jpg

关键词:行业联合体 行业生态系统

汪涛提到,在行业联合体和行业生态系统方面,租摆行业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,都没发生过什么实质性变化。2016年租摆联盟成立,有了“花卉狗”、学院、租摆人之家等,也只是前进了一小步。

此次疫情下,租摆行业受冲击严重,因为绝大多数都是中小型企业,既不具备小个体户的灵活性和低成本,也不具备大企业的抗风险能力。

郑州花氧吧花卉创始人谭存根认为,当前租摆行业应联合做品牌、做培训、统一采购、统一服务等,在优势和利益分配合理的前提下,进行深度联合。

师学伟,租摆联盟初创发起人之一。他认为,联合体有几种存在形式,一是建立在“义”上,即朋友认可基础上展开的合作;二是建立在 “利”上,即商业行为和业务上的合作;第三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体,即财务报表的合并、品牌的共同利用以及管理系统的共同使用等。

师学伟谈到,租摆产业消费环境和消费需求已经发生巨大变化,客户需求提升,倒逼有品牌知名度的大型租摆企业出现。再加之其他行业出现的排挤可能,也需租摆企业联合发展。

那要如何实现真正联合,标准化、信息化是基础,并要找到真正的核心竞争力。对于什么是核心竞争力,租摆人众说纷纭,质优价廉的产品和服务、设计创意和五星服务、营销、领导力和人才等,均有被提及。

还有人认为,租摆行业从销售、设计、采购、生产、库管、品控、送货、养护、客服、人力资源、财务等,是一个系统。系统要好,需要一整套标准化、流程化建设,需要信息化软件作为辅助手段。还需要人才团队,在整个系统的生态体系下,不断培训出人才。

行业需细分,各个平台的生态系统亟待诞生。如集采平台、场地平台、营销平台、设计平台、养花师体系等,让营销的专门做营销,设计的专门做设计,养花师可以共享,做到就近服务。

具体如何操作,有人提议选一家或几家有实力的租摆企业,明确合作方式,共享报价,形成品牌,并赋能于众多企业。还有的提议整合各大一线城市租摆商集中采购,建立租摆产业园作为开始。

生态系统建立完善起来后,将会在价格、服务质量、客户需求响应时间等方面具有竞争优势,带来质的改变。